Category Archives: 未分类

新闻理想未死,会在新媒体生长

沈颢的事我不想说,事情总会水落石出,我说点自己这么多年在媒体里的经历和体会。 九年前,我怀着对文字的热爱毅然从银行辞职加入媒体行业。刚进报社时,一位老记者用无限怜悯的眼神看着我,说“进不逢时”。细问才知道,没赶上报社的黄金时代。他说,上个世纪整个90年代,是报社的黄金时代,当然也是整个报业的黄金时代,那时候都市类报纸还不多,门户也才起步,更不要说有浩如繁星的新媒体、自媒体。 那时报纸处于信息垄断态势,老记者说,广告多得排队,广告部门槛被踩平,要想指定哪天哪版登广告,需走后门、找关系。报社员工的收入也高,还能分住房,隔三差五就发钱、发福利,也不知道为什么发,反正拿着就是了。报社的大楼是当时周围最高的楼,雄伟巍峨得很(现在早就被其他高楼淹没),令人羡慕。不少人挤破脑袋才能进报社,这位老兄就是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出来,经历重重挑选才进了报社当一名记者。 他说他们出去采访那是相当的舒服,对方不仅会安排好车马接送,吃食玩乐,还有红包,他跟我说,那时候“工资基本不动”。然而,我进报社时的2005年,媒体竞争已经激烈,都市报异军突起,门户网站也红火起来,抢去了大量的广告,不复有当年的风光。所以,老记者说我“进不逢时”,“已经好久没有涨工资了”。 不过,当时的我虽然感叹没有赶上最好的时光,收入也不高,但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,还能钱赚,就觉得很幸福了。后来辗转在本地其他媒体呆过,经历了“新闻圣徒”到“新闻乞丐”的转变,这个过程来得如此迅猛,让人回不过神来。 首当其冲的是报纸广告大幅减少,被分流到网络媒体上去,使报纸收入捉襟见肘,为了控制成本,不得不从“厚报”变“薄报”,在日常的出版流程中,处处抠成本,能不出外地采访就不出,不必要的彩印变成黑白或套红印刷,一些福利性的补贴取消……。 排队登广告的事早就是曾经的传说了,一个广告员跟我说,以前是坐在报社等人上门送广告,现在,要跑断腿去求人登广告,而且还要死很多脑细胞弄出对方满意的方案才行。 由于大量的读者习惯网络阅读,报纸订阅和零售锐减。我曾经做过一个调查,在自己的小区门口的报摊与卖报的太婆聊天,太婆说:以前一天能卖一千份报纸,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百份很正常,每天进报纸搬不动,现在一天五十份卖不出去,不如卖矿泉水赚钱。太婆一副黯然神伤,她可曾注意到我更深的黯然神伤? 报纸没有发行量,就等于没有传播渠道和传播效果,废纸一张,广告商就不会投放广告,投放了要是没有产生效果,也会减少投放的积极性,形成恶性循环。 这两条致命的冲击,不得不让报社采取变通手段,给记者编辑也下达发行和广告任务,进行定量考核,完不成任务的要克扣奖金。甚至有报社将采编与经营合一,组建事业部,下达广告考核任务,试图利用内容生产来拉动广告收入。正规合法的操作,是做软文,搞活动,发活动稿,一旦动了歪心思,就有可能滑上新闻敲诈等不法之路。 更为痛苦的是心灵折磨,那种对行业衰落的无力和迷茫,挥之不去。每一个人就像乘坐一辆驶向远方的火车,却不知道远方是何处,会不会随时机车抛锚,将人扔在旷野。面对如此时势,报社领佳节又重阳导的压力更是可想而知。 像我这样一个本来只须专心于内容生产的人,为了完成订报任务而四处乞求,交际于杯酒之间,那份苦涩难于言表,甚至怀疑自己的人生。这种现实的打击和压力,可以迅速摧毁一个人的健康心态,从那种衣食无忧的“无冕之王”,变成辛劳苟活的“新闻民工”;从每天写高辞大论的意气风发,变成低调而务实、甚至自嘲,只需要经历一点生存的艰难。 有一段时间,我非常厌恶写和读什么新年献词,觉得特别的苍白无力、矫情做作。我甚至不认为新闻圈比别的圈高很多或是低很多,妓女卖的和我卖的有多少区别。在衣食无忧的高蹈上,会有千差万别,但在求取生存上,可能一下子扯平了。 于是,那个被我们曾经奉为圭臬的新闻理想灰暗了,面目糊模得辩认不出来。理想的丰满终敌不过现实的骨感,理想被现实抽了耳光,我们却喊不出痛来。当我读到蔡方华兄《再见了,理想》那段话时,真是心有戚戚焉: 我不想太多谈论沈颢个人的遭际,我想,他可能比外界更快接受了命运。我思考的是,一个“新闻圣徒”是怎么和新闻敲诈发生联系的?在纸媒的黄金年代,媒体人虽然也有拿红包的、性勒索的、先点钱后发稿的,但绝对不至于产生从上到下的系统性腐佳节又重阳败。也就是说,媒体不需要通过勒索企业以求得生存,有影响的媒体往往有接不完的广告。但是,当下纸媒的生存环境,和沈颢写下“阳光打在脸上”的时代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只有切实生活在媒体中的人,才能深切地了解,他们曾经拥有的新闻理想究竟面临着怎样的骨感现实。很多人从媒体出走,很多人消沉彷徨,有人早夭,有人自杀。更多的人以有限的资源,苦苦探索艰难的转型。媒体人忽然就从传说中的“无冕之王”,迅速沦为新闻民工乃至新闻乞丐,这个过程比雷政富的十二秒还快。 这或许是宣告传统媒体时代的终结,新媒体时代已经欢歌来到,虽然传统媒体圈中人无法坦然承认,因为否定它等于否定自己的过往和奉献,但它的历史使命真的已经或正在完成;如果转型成功,那已经不是原来的传统媒体,不是过去的商业模式。不过,我从来不认为理想就此再见,理想还在,人们需要理想,只是在新的平台上,以新的力量生长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还行吧,,有点偏大杯子盖子盖紧了

还行吧,,有点偏大杯子盖子盖紧了还会漏水和图片上的不大一样。显脚大很漂亮,闪闪的,即使料子有点薄给爸爸买的,试了后感觉不错,挺暖和。收到发现不好,又不能退,用了发现,还是不好这款很显瘦,上身效果很好,非常喜欢,以后还会光顾的来宾款式很漂亮,手感不错,自己熨烫了以下挺好的。就是发货太慢了。色泽漂亮温馨,质量很好;原本很纠结于是选蓝花的还是黄花的,收到后感到小黄花选对了。孩子穿上刚刚好,要是再大一点就更好了,只是我觉得会掉色,因为我摸完衣服就看到我的手上有些黑了。卖家态度好好,我真的好开心,下次我还要来光顾我一共买了两副,一副带着卡脸(我是小圆脸,不胖哦),另一副镜腿有问题,放在桌面上一高一矮,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貌似店家是给了个小礼物

质量也好。很快很好,貌似店家是给了个小礼物?还是勿掉的呢。,难解~很漂亮,已经是N次购买了,服务态度超好的。发货速度快,总之全五分喽!裤子也很好,妈妈穿着很合身,之前还担心,完全没问题,长度,大小很合适,发货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料子有弹性,剪裁得体,也很大气。最满意的是超级显瘦哦,质量非常好, 颜色很漂亮,款型很不错,布料也软和,衣服非常实用,两件套都可以单穿,也可以一起穿,保暖防风,跟图片不一样。朋友买的...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国家批准的丰胸产品

国家批准的丰胸产品这款最好  ,我上个月购买过,质量非常好,销量大,人气旺,好评多, 正品,购买地址是: 点击进入淘宝购买吧~~ . 正品促销 丰丽果丰胸套装 丰满乳房 改善乳房下垂松弛 买二送一 . 点击图片进入淘宝购买吧~~ . . . 尽管他把所有的痛苦,达达尼昂是无法学习任何关于他的三个新朋友。形成,因此,他相信,有人说他们的过去,希望能在未来更明确的 和扩展的启示目前所有的决议。在此期间,他看了看后,作为一个致命的,作为Ajax波尔托斯,作为约瑟夫的阿拉米斯阿托斯。至于其余四个青年朋友们的生活是足够的欢乐。阿托斯打了,作为一个规则不幸。尽管如此,他从未借了他的同伴SOU,虽然他的钱包是 他们的服务不断;当他发挥后荣誉,他总是六点钟惊醒,第二天早上他的债权人支付债务的前一天晚上。波尔托斯了他的配合。在天,当他赢得了他傲慢和豪华;如果他输了,他完全消失了好几天,之后,他又出现了一个苍白的脸和较薄的人 ,用钱,但在他的钱包。至于阿拉米斯,他从来没有打过。他是最坏的火枪有暗香盈袖手和最unconvivial同伴可以想象。他始终的东西或其他做。有时在晚餐中,当每个人 国家批准的丰胸产品 ,在葡萄酒的吸引力,在温暖的谈话,认为他们有两个或三个小时的时间享受自己在餐桌,阿拉米斯看了看手表,出现了一个平淡的微笑 ,并参加了离开公司,去了,他说,他有预约咨询诡辩。在其他时候,他会回家写一篇论文,并要求他的朋友们不要去打扰他。在此阿托斯会微笑,用他迷人,忧郁的笑容,这让成了他的高贵的面容,波尔托斯会喝酒,说脏话,阿拉米斯将永远不会任何东西,但一 个村的治愈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认为维尼自己

“对我党?”认为维尼自己。 “如何盛大!”他开始怀疑,如果所有的其他动物会知道,这是一个特殊的维尼党,并如果克里斯朵夫罗宾浮动熊和大脑的维尼告诉他们,和所有他精彩的船舶曾发明和航行,他开始想,如果每个人都忘记了它多么可怕,这将是相当的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党,他越是这样的思想,党在他的脑海了糊涂像做梦一样,没事的时候顺利。 与梦想开始唱在他的头上,直到它成为一个歌曲的排序。这是一个 急维尼歌。 3维尼干杯 (谁?) 维尼 - (为什么他做了什么?) 我还以为你知道; 他救了他的朋友从润湿! 3熊干杯! (对于那些?) 熊 - 他不会游泳, 但他救了他! (他救出的是谁?) 哦,听,做! 我说的维尼? (谁?) 呸!(对不起,我一直忘了)。 嘛。维尼是一个巨大的脑熊 - (只是再说一遍!) 巨大的脑 - (巨大的什么?) 好了,他吃了很多, 我不知道他是否会游泳或, 但他管理的浮动 在一种船 (在一个什么样的排序?) 那么,一种锅 -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波司登

在诺福克,忠实,我会坐在家里,和旋转。旋纱线 你的未来家庭的存在。“波司登http://huoyan.blogcn.com/ “我爱你”,是所有他能找到说。他一直说,每天晚上到 钢舱壁和earthwide海的另一边。 白人手中闪烁,后面她的脸。 “说到这里。如果你想明天是 的梦想。“她的头发脱落松动。她递给他一个象牙梳。五钉在十字架上Limeys - 5 Kilroys - 瓦莱塔的天空中简要地盯着,波司登直到他赚足它。 “不要输在 扑克游戏。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。“ 他点点头。 “我们应该要回十二月初。” “你会得到你的晚安的吻,然后。”她笑了,退出,转过身来,走了。 糊状ambled过去的厕所没有回头。美国国旗,串 射灯,飘扬跛行,比他们都高。糊状开始了他的步行到甲板, 横跨长眉头,希望他会soberer当他到达另一端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“亵渎,说:”糊状。 “你回来。

“亵渎,说:”糊状。 “你回来。”我以为你会。“ “我没有,”世俗说。 “但她没有。”他去等待。俯身 对厕所墙出来,听不到,看脚手架。 “您好,保拉说,”糊状。 “Sahha。”这意味着既。 “你 - ” “你 - ”在同一时间。他示意她说话。 “明天,”她说,“你将他笼罩,可能会觉得这并没有 发生。地铁的豪饮发送愿景,以及一个大脑袋,但我很真实的,在这里, 如果他们限制你 - “ “我可以把在筹。” “因为我会发送给您到埃及或其他任何地方,它应该没有什么区别。 在诺福克你的面前,并在码头上有。像任何其他的妻子。但等到 然后亲吻,甚至触摸你。“ “如果我能下车吗?” “我不在了。让它成为这样,罗伯特。“怎么累,看着她的脸,在白色 从眉头灯的散射。 “这将是更好,更多的方式,它应该已。 你航行了一个星期后,我离开了你。所以一个星期,我们已经失去了。走了自 然后是只有海的故事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国家批准的丰胸产品

“你不会的方式。国家批准的丰胸产品登顶喜欢你这么多。他钦佩你。无论如何,你是我的家人。我们爱你就像一个父亲。我们的所有。我知道我给你的病虫害。我是厄舍尔,太。不过,我们彼此相爱。“ “好,好,Margotte。所有的权利。现在,让我们的挂断。“ “我知道你想脱身。而你不喜欢长时间的电话交谈。但是,叔叔,我对我的能力,兴趣精神层面上的男子像博士拉尔不安全。“ “胡说,Margotte,不要被愚弄。不要的精神层面上。你的魅力了。他认为你异国情调。不要长时间的讨论。让他说话。“ 但Margotte交谈。她把更多的硬币。有水烟斗和风铃。他没有挂断。他也不听。 为Elya进一步的测试,他是一个医生的战术。他们保护他们的威信出现,使真正的移动。但Elya自己是一名医生。他曾在此居住了这样的姿态,并已提交给他们现在和无投诉。当然他会怎么做。现在Elya的未竟的事业是什么?血管壁前给他真想去约克拉科夫?要谈叔叔Hessid,地面玉米面,穿一个Derby和花式背心吗?记得没有这样的个人。号与强大的家族感情,他不能取悦Elya,希望有代表家庭。他瘦,瘦的存在,他小的脸色红润,皱纹的一方。它甚至比虔诚亲属的年龄,通过他的孩子(“高智商的白痴,性交眼”),已夷为平地的嘲笑和敲平板。而格鲁纳比伯公,独眼咆哮在波兰Oxonian奇怪的是,呼吁。他必须相信他有一些不寻常的的力量,也许是神奇,肯定了人类的债券。他做了什么产生这样的信念吗?他是如何诱导它呢?从死里回来,大概。 Margotte有什么好说的。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沉默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国家认可的丰胸产品

“感谢上帝! ,我们发现的手稿“。 “完整的吗?” “我想是这样的。他期待国家认可通过它。“说着说着远离手机。 “页撕破了?不,叔叔,他并不这么认为。“ “哦,我很高兴。对于他来说,和自己。即使舒拉。但她Widick的机器上复制?她必须有错位或丢失。但拉尔博士一定很高兴。“ “哦,他是。他只是要等待苏打喷泉。它的这种在城市中央的混乱。“ “我希望你在敲我的门。你知道我不得不去镇上。“ “亲爱的叔叔,我们想到的是,但有没有在车上的余地。我错了,或者是你恼火?你的声音恼火。我们可以在车站已经下降。“从说,他和Lal有可能下降她在车站,Margotte,忍住了。是他恼火!但国家认可的丰胸产品即使是现在,与颅骨的压力,眼剧痛,他没有想对她太硬。号,她有她自己的女性的重要目标。他人的重要目标没有任何意义。现在他的紧张。 “文达是那么着急离开。他坚持说。然而,火车快。此外,我打电话给医院和交谈,安吉拉。 Elya的条件是一样的。“ “我知道。我他说话。“ “嗯,你看见了吗?而他也有一些测试,所以你只有等待,如果你在这里。现在,我到博士拉尔家吃午饭。有这么多,他也不吃,和中央是一个疯人院。它的气味,热狗。因为他,我第一次通知,现在。“ “当然。家更好。通过一切手段“。 “安吉拉跟我在一个非常成熟的方式。她很伤心,但她听起来那么平静,所以知道。“Margotte的亲切和体贴人的意见是可怕的尝试。 “她说,Elya为你是问。他非常希望看到你。“ “我现在可能已经有。 。 。 “。 “下来,他的下面,无论如何,”她说。 “所以,你的时间。与我们的午餐“。 他说:“我需要停在家里。但不提供午餐。“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

编写的广告

我腾出我的地方,我同意为它编写的广告,并帮助我的室友找到一个合适的替代者。 (谁是有一些大的鞋, 以填补 - 我的意思是从字面上看,我穿的尺寸为10)当然,我知道我们付出哥伦比亚高地的低租金。我也知 道,在这个城市的租赁市场比在我的衣橱后面的铅笔裙收紧,我永远不会挤入,但保持以防万一,我过饥荒 的受害者。不过,我希望电子邮件攻势做好准备。这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一个Craigslist的出租方 - 在这个 过程中,我学到有关人类几件事情。 共100反应中,我大概nixed了蝙蝠20的权利。出的80余转发也许是我的室友(谁是留在公寓)25日收到邀请 我们的“开房”,或许其中13例。其中5表示了浓厚的兴趣。五,我们收到了三个应用程序,和我的室友选择 基于个性偏好和嫁妆大小的新租户。 (注:很多人要在DC凌晨到中度公寓贿赂我的室友,我不一定在这上面 ,但我们知道如何促进难言之隐,所以这是干净的,可租可买计划“。。) 我已经暴露的疯子,无奈之下,偏心,尽量太hardery和一般的野蛮无理的陌生人。我有些同情 - 我有我自 己的电脑怪胎,标志在搜索Craigslist的室友飞行。作为一项公共服务,我给你提供我的智慧从经验的成果 。这里有一些技巧来吸引无法访问互联网霸主谁决定你的公寓的命运,基于一个单一的E - mail的人。

Posted in 未分类 | Leave a comment